更应减轻超载的物流成本
发布时间: 2015-09-22 15:53   已有 人次浏览   
  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冯正霖24日在此间召开的全国交通运输安全生产紧急电视电话会议上要求,贯彻落实今年7月1日实施的《公路安全保护条例》,进一步加大治理超载的力度,坚决制止严重危及桥梁安全的违法超限车辆上路上桥,维护公路安全。   (7月25日《新京报》)   进入7月份以来,接二连三的塌桥事故,无疑让刚刚降生的《公路安全保护条例》,遭遇到尴尬和无奈。基于此,由交通部组织的一场声势浩大的治超战役,即将打响,这不仅能保护公路桥梁的安全,更能体现国家法律法规的严肃性。   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明白,一座桥梁被超重的大货车来回碾压,垮掉是早晚的事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全国开始新一轮治超行动,当然是必要的。但倘若仅将板子打向超载上,恐怕只是治标不治本。可以说,国家治理超载已有相当长的历史了,但效果不明显,这其中固然与“以罚代管”的治理模式有关,更为重要的是,与超载背后的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密切相联。   现在,物流成本“超载”,比起大货车超载货物严重的多。有人曾统计过:一公斤货物从上海到贵州通过公路运输需要花费6—8元人民币,而从上海通过海运运到万里之遥的纽约却只需花费1.5元人民币。从更为宏观的视角来看,在中国,全社会物流总成本占GDP比重的21.3%左右,而发达国家则是10%左右。即便是人力成本高昂的美国,这一数据在20世纪90年代大体保持在11.4%—11.7%范围内。进入本世纪,尤其在本世纪头两年,更下降到10%左右,甚至在2002年降为8.7%。   举一简单的例子,就可以知道物流成本对商品价格的影响。比如去年年底,国家发改委鉴于蔬菜价格过高,开始设置运输绿色通道,以山东寿光至北京的运输成本计算,全程免费之后一趟能省路费400多元,平均每斤蔬菜能省五分钱,而节省的成本,绝大部分是过路费。   随着《公路安全保护条例》,我国整个物流成本还会上升。按照新标准,国内绝大多数的货车大都不符合要求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改造更换货柜箱,改造带来的成本必定要转移到运价上,据权威人士估算,整个公路运输成本至少上涨20%到30%。   显然,塌桥事故频发,表象是司机超载,实质是物流成本畸高。正是物流成本的“超载”,不仅严重推高商品的价格,影响到民众的日常生活,也让我国治超行动陷入“越治越超”的怪圈。   好在国家层面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国务院在6月召开专门会议,决定从税收、土地政策、降低过路过桥收费和加大物流业投入等八方面着手,对我国的物流成本进行“治超”。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的推动物流业发展的8项配套措施,被业界称为物流业的“国八条”。当然,要想治理物流成本虚高,国家唯有出给力的重拳才能见成效。一方面,对不符合法理的物流制度,比如二级公路收费站,绝不能再设时间表,应立即取消,又如有关物流的减税政策尽快出台;与此同时,对落实政策不力的地方政府和官员,实行严厉的问责制度,唯此,不仅能给物流企业减轻负担,也能遏制经济“超重前行”。